“阿嚏!阿嚏!”

且说凌峰带着周文雍飞离祖地,很快在千灵药园一处隐秘的所在,藏匿了起来。

刚一落地,便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靠,有人在骂我么?”

凌峰抬手摸了摸鼻梁,至于是谁在骂自己,心里其实也有数。

那周文雍为了等着混沌造化果成熟,等待了千年之久,好不容易熬到果实成熟,却被旁人捷足先登了。

让他背地里骂两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好处都给自己占了去!

“段师兄,你没事吧?”

凌峰看了段凌天一眼,见他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面色一片惨白,再不复之前那副睥睨天下之姿。

“还好,死不了。”

段凌天挣扎着站起,深深看了凌峰一眼,“小师弟,真想不到,你居然能够驯服这五行之灵。”

快乐的圣诞美女

“说不上驯服。”

凌峰摇头笑了笑,“莫名其妙的,就附到我身上来了,我还有些发愁呢……”

以他现在这种状态,虽然拉风是挺拉风的,可是脑门冒火,双腿变成了一团漩涡……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啊!

还好,就在凌峰抱怨的时候,忽然觉得浑身一阵疲惫,五行之灵的力量,竟是一点点从体内消失了。

不一会儿,凌峰便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他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顿时一阵错愕,“怎么回事,五行之灵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显然也并不太了解情况。

而事实上,五行之灵本就是伴随着混沌造化果诞生,负责守护混沌造化果,它们的根源,乃是祖地之中,那棵仙树。

一旦混沌造化果离开祖地,那么五行之灵,自然而然也就消散了。

只不过,在凌峰的体内,还残留了一丝丝五行之灵的力量,若是能够炼化,说不定还可以恢复之前那种五行附身的状态。

“哎,可惜了。”

凌峰一阵惋惜,若是自己能够驾驭这五行之灵的力量,说不定,连祖境强者都可以斗上一斗。

不过,他也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目前所能掌控的力量。

来的容易,去的却也轻松。

见凌峰的神态,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段凌天不由对凌峰生出几分钦佩。

若是换做常人,要是一下子失去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只怕怎么也要惋惜心疼好几天吧。

而凌峰的心境,的确并非常人可以比拟。

“小师弟,这次多亏你了,我欠你一次!”

段凌天深深看了凌峰一眼,“还不知小师弟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凌峰!”

凌峰朝段凌天行了一礼,如实答道。

“原来是凌师弟,以你的天资,将来必定可以加入巫神圣殿,将来若是遇上什么麻烦,大可来找我。我还有些事情,便先行告辞了!”

段凌天拍了拍凌峰的肩膀,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关于那混沌造化果的事情,竟是连问也不问一句。

他明知道混沌造化果,必然被凌峰所得,但却没有动半点歪脑筋。

这个段凌天,倒也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

“段师兄,你不想知道,混沌造化果,是否在我手中嘛?”

凌峰开口喊住了段凌天。

段凌天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凌峰一眼,“我之前说过,宝物乃是能者得之,有缘者得之,此宝与我无缘,又何必多此一问?”

说着,段凌天洒然一笑,“放心吧师弟,无论这混沌造化果是否在你手中,这件事情,必然会烂在我的心中,不会多说给任何一人知晓。”

说罢,段凌天转身便走,竟是没有半点的犹豫。

“多谢师兄!”

凌峰朝段凌天的背影,拱手一礼心中暗暗承诺,若是自己能够成功炼制出星辰圣灵丹,必然有段凌天的一份!

……

稍微收拾一番,凌峰又再度以“天火真人”的形象,回到了千灵药园外围的药园之中。

而这里,也在贱驴和紫锋的大肆搜掠之下,几乎差点变成一片荒地。

这两个家伙,所过之处,地皮都被他们卷掉了好几寸。

很快,那些守在四周围的万灵殿高手们,便开始对这两个家伙进行了方位的通缉。

而这也是为什么在祖地之内,明明都已经闹得快要天翻地覆了,外面的万灵殿高手,却没有半点动静的缘故。

因为在药园外面,也已经天翻地覆了。

当凌峰见到贱驴他们的时候,这俩家伙的后面,还追着一大批的追兵呢。

凌峰淡淡一笑,意念一动,直接将贱驴他们送入五行天宫之中,一瞬间,那些追兵消失了目标,一个个面面相觑。

“真特娘活见鬼了!”

“那头该死的贱驴呢?”

“可恶,那绝对是我见过最贱的驴!”

“……”

听到那些万灵殿教徒们骂骂咧咧的话,凌峰心中,深有同感。

这句话说的,没毛病!

很快,凌峰又在那些监视自己的万灵殿教徒们的视角盲区之中,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复制体给消除,如此一来,便制造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就算是那些万灵殿的家伙们想破了脑袋,也绝不可能猜到,那夺走了混沌造化果的家伙,居然还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转悠!

又过了许久,直到日落黄昏之时,凌峰才看到周文雍一脸颓败的返回。

他当然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要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上前询问道“咦?周长老,你的脸色可不大好看啊?早上看你还挺开心的,怎么了,难不成遇上什么麻烦了?不会吧?”

周文雍看了凌峰一眼,又和那些监视的侍卫们低语了几句,听到那些守侍卫说凌峰从始至终没有离开他们的眼皮子,这才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的确是发生了一些意外,我不是和你说过,我之所以找你,是为了炼制一种仙品丹药么?”

“是啊?怎么了,和这丹药有什么关系么?”

凌峰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事已至此,告诉你也无妨。”

周文雍长叹一声,当即将混沌造化果被夺之事叙说了一遍,只不过在他的叙说之中,凌峰和段凌天,自然都成了不折不扣的小人,无耻至极的败类。

说完之后,周文雍还怒气冲天道“天火真人,你说说,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小王八蛋,老夫苦苦等候千年,好不容易这混沌之果成熟了,一千年!一千年啊!你说,那个夺走混沌造化果的家伙,是不是无耻至极?是不是人渣败类?是不是下贱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