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我是这里最弱小的,这两个都是从十多年前就已经拥有秘术之源的老前辈了,我算个什么?

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只能够讪讪地笑了笑:“对不起啊……走错地方了。”

说着我就准备开溜,但是很显然秦老并没有就这么放过我的打算。

“来都来了,还想走?”他的声音森冷,让我不禁觉得有些震撼。

一个人究竟是怎么能够将自己伪装成那个样子的?

在我的身后已经瞬间出现了一片风幕,这些风就如同是绞肉机一般,只要一靠近就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传来刺痛感。

“秦老……您这是做什么?”我将目光落在了更远处的那个人身上,希望能够得到帮助。

毕竟之前他在空间缝隙里也帮过我一次,如果真的是对我手中的秘术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对我下手了。

完全没有必要等到现在,还被秦老插了一脚。

他一身黑袍,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只不过身形还是很娇小,依稀能够辨别出来,或许是个女人。

不过我不太敢确定,毕竟也有身材比较瘦小的男人。

“我警告过的,只要不乱来,我不会对动手。”

天生丽质白皙美眉半丸子头可爱写真

低沉的声音从黑袍下面传来,这个音色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地感到很是熟悉。

“可是不是很清楚吗?我的野心不止于此。”秦老脸上阴测测的表情让我感到一阵恶寒。

突然,秦老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环境就开始迅速地变化,我这才终于感受到,秦老现在所使用的能力里,包含了森罗万象的气息。

不止如此,刚才的风幕里,也有呼风唤雨的感觉。

本来我是以为,毕竟之前呼风唤雨借助了他的力量,所以会带有一点气息在身上,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看,这个世界多美啊,这就是我们以后会到达的世界。”

秦老的脸上有些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狂热,眼白都已经被浸红,看起来分外狰狞。

我现在有点能够明白秦老的意图了,如果只是在现实世界,他的能力虽然很强,但是也不可能像在空间缝隙一样,成为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只要将空间缝隙和现实世界之间的通道打开,这样他就能够同时控制两个世界。

这个人的野心是真的不小,人家顶多就是想当一个世界的主宰,他居然想掌控两个。

可是这个世界,却已经完全不是我所感知到的那个世界了。

一旦两个世界连通,那么壁棺人就会从里面出来,那这个世界的人就等于是被圈养的猪似的,成为了别人的食物。

我想到那样的场景,就感到十分反胃。

“那个世界只会有一个,这种世界究竟怎么好了?”

真的像他所希望的那样,以后我们这颗星球,只怕就会重新回归野蛮,秦老倒是能够顺理成章地成为神。

不过想想,他连自己的队友都不管不顾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杀了手下的秘术拥有者?”我有些震惊地看着他,那些人可都是替他卖命的人,他居然能够为了这几种秘术,就对他们痛下杀手。

“这又有什么呢?反正我才是秘术之源,这些秘术也都是源自于我的,特们应该庆幸,终于回归本源了。”

秦老轻声笑着,这笑声逐渐放大,就如同指甲刮玻璃的声音一般刺耳。

我皱着眉头,看着秦老这么疯狂的样子,却有种奇怪的感觉。

“不是秦老?”

这个念头一出现的时候,我自己也下了一跳,但是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哦?我为什么不是秦老?”站在我对面的秦老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心里的猜想几乎已经确定了。

刚才他说自己是秘术之源的时候,就提醒了我,现在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秦老本人吗,而是占据着他的身体,想要达到自己目的的,未来轨迹。

既然命运审判,出现了皎皎这样的灵识,那未来轨迹,有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没有说话,但是秦老却注意到了我胸有成竹的表情。

“看来儿子的判断力还是比我想象中要好一些的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往那么多次,都在按着我给的轨迹走呢?”

秦老没有再看我,而是转身,一脸嘲讽地看向了那个一身黑袍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我却彻底愣在了原地。

“刚刚……说什么?”

我连忙将目光落在远远地那一抹黑色上,身体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颤抖了。

注意到了我的变化,秦老似乎变得更加开心了。

“哦对,还不知道呢,妈妈根本就没有死,她抛弃了十多年,再次见面,倒是我打扰们母子团聚了。”

他这话说得阴阳怪气,让人很是不舒服,但我却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他。

“真的是……”

对方在秦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是愣住了,她没有吭声,似乎刻意地想要隐瞒身份。

“以为为什么能够那么轻松地拿到命运审判?”秦老突然话锋一转,看着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憎恶。

“都是因为她!她和命运审判商量好了!”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那身黑袍,但是却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思考这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眼睛死死地盯住那身黑袍,生怕下一秒她就不见了。

“少废话,决一死战吧。”

黑袍人似乎并没有耐心再耗下去,她展开双手,又缓缓收回,一道灰色的暗光就出现在了她的手心,直直地朝着秦老轰了过去。

秦老并没有反击,只是不同躲闪。

黑袍人并没有否认,这几乎就是等于,她承认了。

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只要我将事情调查下去,就可以找到我的母亲的踪迹,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到她,却会是在战场上。

我看着秦老和母亲不停地冲撞在一起,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