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是知道,这个李敖心胸狭窄,说过的话是说到做到的,那今天她不敢想象是怎样的后果。

要是那样,他现在还不如死了算了。

“呵呵,小姑娘,想要在我简大师面前自杀,觉得可能吗?”那名老者仿佛看穿了秦凝香所想一般,冷笑道。

旋即,这名老者直接一步踏出,身上的阴冷真元,直接将秦凝香给压制住了。

而秦凝香此时不停的运转真元抵抗。

而她却是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沼泽地一般,怎么也脱离不出来,浑身使不上劲。

张小天冷冷一笑,手中多了一枚银针,银针一闪,就飞了出去。

老者见此,有些诧异。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简大师面前玩弄,简直找死!”这名老者冷哼道。

他没有在银针之上感受到任何真元的波动。

而且,在来之前,他也了解了一下张小天的底细。

只不过是一位懂得一点中年的家伙。

清纯萝莉周闻沙漠取暖美少女写真图片

在北境城,李敖想要调查一个人,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要对方不是华夏大组织的人,比如说是风雨楼,那他就能够轻轻松松的调查出来。

不过,他能够调查到了,也只是张小天明面上伪装的身份。

至于张小天炎盟主事人的身份,他根本就调查不到。

根本炎盟公布的那看,桐城炎盟主事人,已经在一处秘境之中身故了,而且还得到了道门很多门派的证实。

张小天为了不暴露自己,确实没有动用真元。

不过,在他身体之中,还有两打绝强剑意,分别是道生剑意以及九阳剑意。

最厉害的,自然是道门之中,至高无上的九阳剑意了。

无论是道生剑意与九阳剑意,都是极为锋锐的力量。

他此时也是突然想到,剑意可以附加在剑上,那应该可以附加在银针之上。

剑意的使用,一般有两种,那就是用相应神剑使用出来,威力绝伦。

就如同张小天斩杀那名妖盟强者一样,就算那人在百米以外,也能够斩杀。

还有一种,就是不用剑,直接用手指释然出来,这样十分方便,杀人于无形。

但是,肯定没有使用相应神剑的威力大。

不过,在张小天想来,银针也是极为锋锐之物,要是附加在上面,威力虽然没有相应神剑使出来那么强大,但是威力绝对不小。

更为主要的是,把剑意隐藏在银针上,神不知鬼不觉。

毕竟,银针就那么小一点,鬼知道上面隐藏了强大的剑意。

如果老者是炼神境的强者,或许会发现银针上的端倪,但是,他只是锻骨境二重天,估计连剑意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发现呢?

看着那名老者一脸傲然的样子,张小天就知道,这老者根本就没有发现。

就算银针扎入穴位之中,对于这些锻骨境的强者而言,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可是,当银针扎入的时候,这么老者神情就变了样。

当银针扎入,这名老者感觉一股极为凌厉的力量进入他的身体之中,在穴位之中肆意乱窜。

就好像一般锋利的小刀,在他穴位之中到处窜动。

这种感觉,无疑是痛苦的,此时,老者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扭曲了起来。

而且,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而他越是妄动,那股锋锐的力量,越发的在他身体之中乱窜,疯狂至极。

虽然痛苦到了极致,他也不敢妄动一下。

而此时,他的真元全部用去抵抗那股锋锐的力量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压制秦凝香啊。

秦凝香见此,不由有些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她并没有妄动,鬼知道这个锻骨境强者在搞什么。

很可能,这个老者是诡异这样的。

而此时,张小天却大笑了起来:“我说李敖,确定请的是一位高手,而不是一位演员?我看他的演技是相当好啊!”

此话一出,那个李敖神情就变了,变得难看起来。

旋即,他一脸疑惑的看着那名简大师,一脸懵逼。

这位简大师,他可是用重金聘请来的,并且承诺,帮他将秦凝香制服,给五百万的报酬。

这并不算什么,在之前,他可是没少请这位简大师出手,花在他身上的钱,至少也有两千万了吧,就算是他李敖,也感觉一阵肉痛。

不过,这位简大师出手,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稍微让他好受一些。

因此,他一般不会轻易请这位简大师。

没有其他原因,是请不起啊。

如果他遇见一件事,都请这位简大师,估计他早已经破产了。

这次,好不容易请这位简大师,可是,这简单事似乎就是来搞笑的。

刚才只是说了几句狠话,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他这样,难道就值五百万吗?

“难道是自己把他身价太高了,五百万就值放几句狠话?”

“简大师,别愣在那里呀,倒是出手啊!”李敖催促道。

他可是明白,以秦凝香的本事,就算他叫再多的保镖来,也于事无补啊。

也只有像简大师这样的强者,才可能对付。

可是,站在那里不动是几个意思,觉得价钱低了,可以谈啊。

现在掉链子,那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看见简大师没有动手,李敖直接向两名保镖招了招手,说道:“把他给我抬出去。”

现在那名老者已经颤抖得不成样了,哪里还有半分动手的样子呀。

“哎,从我的专业角度看,那名老人家应该中风了,很可能脑中风,这么大的年纪,还出来混,挺不容易的。”张小天装模作样的感叹道。

虽然不知是怎么搞的,但是,李敖心中十分的愤怒。

他感觉,自己八九不离十被这个老头给骗了。

没有本事,却吹嘘得厉害,前前后后骗了好几千万去。

就在此时,好几名保镖走了进来,挡在李敖的面前。

虽然秦凝香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见张小天的银针,也有所猜测。

此时,她现在也轻松了下来。

那名老者走后,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敖,还有什么卑鄙手段,尽管使出来。”秦凝香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