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学院,天焚炼气塔内。

江缺眉头紧锁起来,喃喃地道:“刚刚可能是因为我气息没有收敛的缘故,所以这陨落心炎根本不敢靠近我。”

陨落心炎如同其他异火一样,早就生出灵智了。

所以害怕了。

毕竟他江缺很强大。

曾经,这陨落心炎也是被人收服过的,所以此番陨落心炎的脾气可能会很暴躁。

不过不要紧。

“第一个收服它的人应该是陀舍古帝,第二个则是天火尊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是第三个。”

江缺的心里好不高兴起来,并且继续沉思道:“哪怕只是收取陨落心炎大半的世界本源力,也应该足够让我突破了。”

陨落心炎将自己凝聚成一条火龙,此刻正露出人性化的思考之色,仿佛在打量江缺一般。

自它诞生出灵智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江缺这般强大的存在,它都忍不住想要逃走。

但是因为那一丝丝好奇心,所以又留了下来。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但却在远处游荡,迟迟不肯靠近,待得江缺把自身的气息收敛起来后,它便感觉到江缺气息不见了。

逐渐地也不害怕了。

却不知道它已经游走在死亡的边缘上,江缺可不是一个好人。

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邪魅般的微笑,暗道:“陨落心炎,你是逃不过我手掌心的。”

只待那陨落心炎再靠近一些,他就可以让体内的那位大爷金刚镯准备收取了。

并且以那位大爷的手段,陨落心炎估计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吧。

此时此刻,他正默默地看着岩浆下的火龙。

心里则是乐开了花。

“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脱的,嘿嘿嘿!”江缺心里很满意。

他也知道陨落心炎在观望,但这种观望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结束,“即便是你诞生出灵智,也绝对没有多少灵智。”

宛如七八岁孩童一般,自然会保持着一颗深深的好奇心,到时候自然而然地会过来。

一旦距离够了,他就可以让金刚镯大爷收取。

“到时候金刚镯大爷是把你毁灭了,还是把你留着,那就不好说了。”

反正他是管束不着。

也没想过要管什么,金刚镯大爷的秘密很多,到目前为止他都还不知道呢。

静静地等待,他江某人在守株待兔。

而这个时候陨落心炎果然上当,它所化作的火龙则缓缓地游了过来。

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江缺,或者说仔细打量,它似乎没明白江缺上一刻气息还很强大,现在气息居然无,宛如一个普通人般。

“距离够了,金刚镯大爷收取它大半的本源吧。”江缺淡淡道:“好歹要给迦南学院留点念想,不能叫这天焚炼气塔的功能断了。”

只需要这陨落心炎大半的世界本源力,他就可以突破到合道境大圆满。

一切足够。

“唰!”

随着一道道白光闪过,陨落心炎所化作的火龙瞬间就消失不见,却是被他体内的金刚镯直接收取走了。

“嗡!”

紧接着,一道道光芒出现。

正是那世界本源力。

以一种寻常人看不见的光朝江缺涌来,速度恐怖到极致,着实有些凶残无比。

江缺神色微动,喃喃自语道:“你终究还是逃脱不掉最后的命运,通过你获得的世界本源力后,我便可以拥有许多能量,突破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至于陨落心炎,江缺就不知道金刚镯是怎么处理的。

剩下一小部分本源力,则重新化作一道缩小版的陨落心炎,宛如一朵莲花一般落在岩浆中。

迅速地燃烧着,江缺道:“这样一来虽然陨落心炎的本源变少了,虽然让天焚炼气塔的功能有所减弱,但至少可以让天焚炼气塔继续存在着。”

如此一来,他江某人也算是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算是为迦南学院解决了一件大事。

今后若有人来天焚炼气塔修炼,虽然天焚炼气塔的威力会有所减少,但一定会更家平顺一些。

想到这里江缺的心情便是一喜,喃喃道:“以我如今的修为,再凭借合道境大圆满的九品道功,一定可以成功突破的。”

他心里大喜不已。

实际上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能突破就好了,而且迦南学院这边他已经安排好。

绝对不会亏待迦南学院就是,天焚炼气塔他已经修复完毕。

“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继续炼化本源力,希望能够尽快炼化,然后一举突破到合道境大圆满吧。”

毕竟他江某人在这个境界上已经待了许久,毕竟他心里也期待无比。

陨落心炎被金刚镯收取走,其精华的部分自然也融入到九品道功中。

如今也更加圆满了。

盘膝坐下,江缺神色平静下来,开始一点一点地炼化掉世界本源力。

不管他的修为是靠什么堆起来的,不管他有着怎样的实力,世界本源力肯定会强行推上巅峰。

但是,前提是他要炼化掉本源力。

这才是根本。

修行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现在江缺觉得是最难的,不停地炼化。

世界本源力在江缺体内缓缓地被炼化着,体内仿佛有恐怖力量一般。

汹涌澎湃着,一时间宛如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轰!”

不少人都觉得天焚炼气塔突然传出一股恐怖的气势来,汹涌地涌出来。

原本守护在天焚炼气塔外面的苏千一群人,顿时便不由自主地瞪大起眼睛来。

喃喃自语道:“这……这江长老莫不是已经突破了吗?”

一旁的海波东是佩服得紧,而萧炎则是啧啧称奇,暗道:“师父就是师父,他居然把迦南学院的异火都拿到手了。”

经过药尘药老的解释后,萧炎自然知道天焚炼气塔中有什么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样,萧炎才佩服自家师父,为了异火果然是不择手段。

“看样子师父应该是要突破了,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多强了。”

曾经萧炎以为江缺的实力可能比不过斗尊,但是自几日前海波东与自己说了黑角域来发生的事情后,他便被自家师父江缺的手段惊讶到了。

斗尊强者都直接镇压,这般实力实在是有点超出萧炎的想象,他觉得江缺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

“萧公子,依你所见,你家师父有多强?”

这个时候苏千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萧炎则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晓,“师父的强大未曾表现出来,他也没说,但是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很少有人能让他使出力吧。”

苏千:“……”

他顿时愣住,神色讶异不已。

心想:“你这评价未免太高了些,虽然他苏某人并不知道江缺的具体修为实力,虽然他也觉得江缺很强大,但总觉得没萧炎说的那般玄乎。”

他不否认江缺的强,但是觉得江缺可能不会太强,毕竟他那般年轻。

至于江缺为什么会在他们迦南学院的天焚炼气塔中突破,苏千觉得肯定是天焚炼气塔本身的功效。

否则不会有这种可能产生。

估计是因为天焚炼气塔的缘故,才导致了现在江缺修为的突破。

“果然不错。”

天焚炼气塔中,江缺已经炼化掉一部分世界本源力,顿时心情一松,便觉得豪爽不已。

神色兴奋。

要知道,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他把陨落心炎的功效融入到九品道功中,再利用金刚镯获得的世界本源力提升自我实力。

如今他已经感觉到体内的真气翻涌,仿佛在不停地充斥着体内一样。

汹涌翻腾。

恐怖力量仿佛在暴卷一样,还好比较温和,以他九品道功如今的威力,也能将之轻易镇压下去。

“等我完炼化这些本源力后,应该可以提升自身的修为了吧。”

江缺喃喃自语道:“合道境大圆满,我势在必行。”

突破是肯定的。

陨落心炎如果还有灵智的话,大概是想不到自己有这么大的作用,也大概是想不到江缺这般强吧。

毕竟他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些,因为陨落心炎的贡献,而导致目前江缺实力不凡。

倒是叫人高兴不已。

“最后一次炼化,然后我便着手准备突破吧。”

江缺暗暗地想道:“此时此刻我已经到最为关键的时刻了,接下来就是努力地修行。”

突破的契机已经到了。

他颇有些期待起来,紧接着神色微动,脸色也激动紧张起来。

能否真正的突破,那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江缺手中光芒一转,神异的能量突然转动起来,体内的气势也在以一种可怕的方式在膨胀。

“轰!”

突然之间。

仿佛有猛兽一般席卷过来,好不恐怖霸道,着实叫人有些惊诧。

如果有外人在场的话,一定能够看到江缺身上缠绕起来金色光芒,仿佛一条条神龙一样。

时不时的还有道道红色和蓝色、白色、青色的光芒出现。

那正是江缺所融入的各种异火之色,如今算是把它们的功能逗一一融入了进去,形成一体。

“天地有造化,我当超然绝世!”

随着那些世界本源力被他炼化后,随着体内那不断膨胀起来的光芒和气势,江缺便能清晰地感觉到自身实力的增强。

“哗啦!”

突然间,他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一样,江缺知道那是自身的桎梏,如今被他打破。

也成功突破到现在的合道境大圆满了。

随着气势的暴涨,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他突然感觉到现在和之前不一样了。

“如果说之前我可以在念动之间轻易地镇压斗尊级别的强者,那么现在我就可以轻易镇压斗圣强者了。”

哪怕是强如斗圣他都可以镇压下去,“也就是说我其实在这绚丽多彩的斗气大陆上,其实已经是个无敌的存在了?”

嘶……

这般结果一得出,连江缺自己都有点错愕不已。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啊。

他忽然觉得后面的世界也越来越无趣了,太无敌,自己都觉得烦,不能显露出自己的努力来。

也不知这一幕若是被萧炎他们知道,会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