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我的语气并不是很友好,所以向文生也愣了一下,直到看到我的眼神在女仆身上流转了一圈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解释到:”总龙头误会了,她能开门这么及时,是因为她会瞬移。

这下换我愣住了,我喃喃地重复了一下向文生的话:“瞬移?”

向文生这下才点了点头,将我先迎进了客厅:“玫瑰,快给总龙头展示一下。免得总龙头误会了。”

玫瑰?我的脸皮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扯了一下。这名字也真的很欧美了,和这个家里的装潢,着实是有些不搭。

玫瑰的话很少,听到向文生这么说,只是点了点头,下一秒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身后多了一个人的气息。

身体的自我保护意识被激起,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后方攻击而去,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打到。

这一次气息的出现是在头顶,正当我抬手准备攻击的时候,一只玻璃杯却从天而降,正好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我的手心。

“这是……”我看着再次出现在原地的玫瑰,被这个技能给震惊到了。

“我当初第一次看到玫瑰这么厉害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吃惊的表情。

看到我这么震惊,向文生似乎很满意,就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东西似的。

我没有去搭理他的这种小心思,只是接着说到:“所以我每次敲响门铃的时候,她就是瞬移到门口给我开门的?”

青春开心柠檬女孩与她的酸奶

这么强大的技能如果是用来暗杀,不知道得多厉害,现在这个向文生到好,让人家负责开门?

我心里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不过我看着这满屋子的古董,我估计这个向文生,根本也不懂得欣赏这些艺术品,摆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它们的价值罢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他让女仆做这样的事情,也丝毫不意外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什么,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水杯,问到:“你其实是可以转移物品的吧?而且看这个样子,应该还是隔空转移?”

这个隔空转移可和普通的转移不同,它不是单纯地转移施咒人,而是施咒人将其用在物品上,从而达到转移物品的效果。这种技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练出来,没想到哦啊我居然在这里看到了。

心中再一次感叹向文生手下的人的厉害之处,我看到他点头之后,便又继续问道:“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之前你究竟是怎么假扮成我们派去墓门陵园的探子的?”

听到我突然问这个问题,向文生本来脑子还在思考玫瑰瞬移的事情,却发现我的思维已经跳跃到另一个地方了。

“我有一个手下,可以从魂魄身上提取出部分碎片,我们只需要将这个碎片放到自己的额头处,就可以知道他的目的,和他的性格等等信息。”向文生随意地说道,看起来到并没有非常在意这个十分逆天的技能。

注意到了我吃惊的神色,他连忙接着说到:“哎,也就那次派上了点用场,大部分时候都没什么用。”

说到这里,向文生还摆了摆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一时竟然无言以对,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计划。

“你将这两个人,借给我一下如何?”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向文生看到我这个样子,有些犹豫了,这毕竟是自己的人,而且其中还有他最欣赏的玫瑰,不过我的要求他又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到:“不知道总龙头打算去做什么?”

“嗯?”我觉得自己应该并不是非得跟他说自己的一切打算。

注意到我这个模棱两可的态度,向文生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说到:“是这样,虽然说我平时总是骂他们,但是这些人都是把命交给了我,所以我至少得知道,他们跟着总龙头,是否会有生命危险?”

向文生自认为自己这个话说得合情合理,却没有想到我还是没有告诉他的打算,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放心。”

我放心?我放心什么?我才不放心!

向文生心里简直有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他想知道的是我要他们具体去干什么事情,以免一遇到危险,自己的人就被当成了牺牲品。当然,他对我要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好奇的。

可是向文生气归气,我却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而是一副,你搞快,我还等着要人的样子。

向文生就差没有吹胡子瞪眼睛了,他深吸一口气,尽力露出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笑容说道:“好的,不知道总龙头什么时候要人呢?”

我心里也有些烦躁,借个人而已,磨磨唧唧磨磨蹭蹭的。

“都说了你放心,还不相信我能够保你两个人了?”我看着向文生,眼睛里都是不耐烦。

向文生有些怂,却又实在不想让玫瑰跟着我。

“总龙头,我也很有用的,要不我跟着一起去吧?”向文生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只有说出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恳求。

我挑了挑眉,不打算再继续捉弄他,只是装作无所谓的说了一句:“随你。我现在去看一下伤员,等我搞完我要看到人。”

和向文生说好之后,我就连忙上楼进了房间。

林七是这里面最小的,应该比我的年纪都要小一点,心智还不够成熟,所以在受到邪气侵染的时候,才会比另外两个人更加严重。

我简单替他把了一下脉,气息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就是精神可能还不太好,我将自己准备好的药方放在了林七的床头。这个药并不是我配的,而是我询问了李西元之后,让他开的药。

毕竟我不是医生,总不能给人乱开药吧,把脉也不过就是诊断一下气息,别的东西我也看不出来的。

“谢谢马医生。”林七小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