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虽说徐太师是当朝太师,比起其他的官员要厉害许多。

但是这个太师之位,在宰相以及大将军以及掌印太监面前,还是稍有逊色。

那裘积玉可是连宰相都要尊敬的人,如今为何要对李凌卑颜屈膝呢?

除非说徐太师立了大功,所以在朝廷有了更多的话语权?

可是也不太可能啊。

前面有宰相,有大将军,有掌印太监。

哪里轮得到徐穆霖去立大功呢?

所以,就连徐经都想不通为何裘积玉见到李凌之后会是这种模样。

徐经知道,如果他见到裘积玉的话,一定会跪地参拜的。

事情似乎已经过了一个段落。

大家都在纷纷猜测李凌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清纯妹子秋千椅上的悠闲时光

从东溪城来的这个小子竟然打了裘羽之后便安然无恙了。

沈幼婉看到这一幕之后也觉得不可思议。

尽管沈幼婉知道李凌是个修炼者,可如此强大的修炼者,未免也太奇葩了吧。

有时候,就算是江湖王者也做不到这一步啊。

此刻,沈幼婉开始回想徐经之前说的话。

沈幼婉记得,徐经的意思是徐太师让她跟李凌多接触接触。

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徐太师是希望两个人能进一步接触。

所以……

徐太师会把一个不入流的外孙介绍给沈家么?

沈幼婉对李凌产生了好奇。

但是好奇之余,她却又见到李凌搂着谭芙蓉,举止很是亲昵,而他旁边那个小丫头更是依偎在他怀里。

沈幼婉摇摇头:“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嫁给这种人呢。”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李凌吃饱喝足已经准备走了。

可是麻烦似乎还没就此结束。

很快便听到一个声音喊道:“孙总兵到!”

“孙总兵来了!”

“我爹来了!”孙威兴奋地喊着。

孙威的爹孙传捷可是掌握龙骧军的总兵。

刚才孙威挨了羞辱之后直接传消息去让孙传捷过来给自己报仇。

如今孙传捷过来了,岂不是说大仇要得报?

徐经在惊讶之余露出了笑容:“李凌啊李凌,终究是树敌太多,我不信爷爷的威名能罩着罩到连孙总兵都敢惹的地步。”

很快,身穿银盔亮甲的孙传捷便领着龙骧军将整个金玉堂包围了起来。

他自己则是咄咄咄地踩着军靴走进来。

见到李凌在此,孙传捷先是惊讶,随后又冒出额头冷汗。

“见……见过……”

孙传捷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李凌,他当然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李再临,可是他又不敢暴露李凌的身份。

见到这个场景,沈幼婉更是觉得不对劲。

就算裘积玉只是个商人,就算他突然胆小不敢惹当朝太师。

但是孙传捷可是武将,而且是掌控龙骧军的武将。

为何这个人也对李凌尊敬有加呢?

“爹!!”孙威赶忙喊道:“爹,就是这小子羞辱我,快把他弄到大营里去好生操练一番!”

弄到大营里?

好生操练一番?

这可是李再临!

弄到大营里谁操练谁还不一定呢。

孙传捷看着自己这儿子就来气。

啪!

他马上便给了孙威一个耳光。

“爹,打我干啥?”

“皇帝都驾崩了,还敢如此寻欢作乐,是不怕把爹我害到监狱里去么!”

“什么?皇帝陛下驾崩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

皇帝驾崩的消息一开始只有几个人知道,京城的大部分百姓都还不太清楚这事。

孙传捷也是刚刚才得知。

他过来哪里是来报仇的,就是希望赶紧把自己这不争气的狗儿子拉回去。

皇帝都驾崩了,他还敢在这寻欢作乐,若是让飞鹰卫抓住的话,直接下大狱都有可能!

扇完孙威这一巴掌,孙传捷便拉着他赶紧走了。

临走的时候孙传捷还对李凌行礼:“本将先走一步。”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天子……驾崩了?”

“那……那谁才是新的天子?”

“就是啊,谁会继位?是信王吗?”

管太平思考了一下说道:“绝不可能是信王!”

作为宰相管

崇识的儿子,管太平对于皇家的事也有所了解,他就算是道听途说也知道不可能是信王。

李凌笑了:“除了信王,还有谁能继位?”

“呵呵,信王继位,简直是异想天开!”

李凌对其也就是冷笑:“我说信王继位,便是信王继位!”

“以为能左右皇位的继承么?”

罢了,李凌懒得搭理这群人了,他直接就走了。

金玉楼里再也没有寻欢作乐的声音,裘积玉赶紧招呼人在酒楼里挂满了白布准备为已经驾崩的天子守丧。

其余人也不敢再喝酒,而是抓紧时间回到自己的家里。

李凌很是潇洒地走出了金玉楼,沈幼婉望着李凌的背影,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这人……到底会是谁呢?”

此刻,在京城街道的某个角落里,有两双眼睛正在盯着从金玉楼里走出来的李凌。

这两双眼睛,便是宰相管崇识和大将军周作伐。

周作伐道:“原来这个家伙是徐穆霖的外孙。”

“虽然没听说过徐家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徐穆霖真的敢于我们对着干么?”

“老管,之前不是都计划好了么?”

“是,我也通知过徐穆霖,这家伙虽然比较首鼠两端,但应该不至于胆敢违抗我们的计划。”

“那他外孙的所为又是为何呢?”周作伐很是生气。

“若真是徐穆霖指使,那倒不如把徐家也灭了吧。”

周作伐冷哼一声:“灭徐家之前,我一定要把这个小子弄死。”

“先准备国丧吧,登基大典那天我们再动手。”

“哼哼,我们准备了这么久,如果让朱由检那小子如此轻易登基,我们还算是掌控文官武将的权臣么!”

这时候,在他们身后,一个公鸭嗓子声音响起:“二位大人呀,该联系的我都联系好了,二位到底是有何打算呀。”

这次说话的人是九千岁魏忠贤。

周作伐笑道:“放心,我已经通知沙州王朱罪,黄巾军三日之内也会赶到。”

“到时候,魏公公依然做的掌印太监!”“那我也要恭贺大将军要迎娶飞鹰圣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