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道身影,那些保镖立马就停了下来,全部扭过头去,看见一道靓丽的女子,带着一群保镖,来到了那群人数较多的保镖后面。

他们是安保部的人,那那名女子,豁然就是秦凝香。

之前叶天打的电话,就是给她打的。

这也是他以防万一的后手,没想到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不然,他想要不暴露实力逃走,已经不太可能。

“安保部,们这是想要做什么,们跑到静养院这边来,是不是破坏规矩?”

让张小天诧异的是,这名中年男子根本就不买安保部的账,反而在质问对方。

难不成,这静养院这边的保镖,还不在安保部的管辖范围。

要是这样,那潞安集团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坏什么规矩,我们安保部的职责就是保护集团员工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是集团的高层,我们安保部更应该保护,而们在做什么,居然对集团高层动手,谁给们胆子的。”秦凝香冷声反驳道。

“呵呵,这管不着,我劝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对们不客气了。”中年男子冷声道。

秦凝香微眯着双眼,冷哼道:“是这样的吗?我倒要看看,潞安集团,还真是们说了算。”

黑白气质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冷哼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把这些前来捣乱的人,通通赶走。”

顿时,这七八十名保镖拿着电棒,就冲了过去。

张小天见此,一阵愕然,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真的敢动手。

秦凝香也凝重了起来,不过,她也大手一挥,身后的三四十名保安也冲了过去。

不仅这样,秦凝香也冲了过去。

她有着通脉境七重天的实力,这些保镖,根本就接不下他一招,就倒在了地上。

按照这样下去,这七八十名保镖,那真不够看。

中年男子看着一名名保镖倒下,神情就难看了下来。大喝道:“动用武器,我倒想看看,他们安保部想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脖子一冰,身子猛然一颤,整个人不敢动弹。

“我劝还是收回刚才的话,不然,我不介意在脖子上一抹。”张小天拿着匕首冷声说道。

这是静养院的区域,静养院的防护一向强大,要是他们真的动用武器,秦凝香或许没事,那她的那些保镖,绝对抵挡不住。

“小子,清楚是在做什么吗?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中年男子冷冷说道。

张小天一声冷哼,难得去理会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枚银针,旋即已经扎入中年男子的穴位之中。

“后果?就算我不这样,可能会放过我吗?刚才,对我已经起了杀心,那我还对客气什么,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杀我之前,我把杀了,难道还不是这个道理吗?”张小天冷声道。

听到这话,那名中年男子全身颤抖起来,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这是才意识到,他小看了这个少年。

这少年不只是集团高层那么简单,就凭借这神乎其神的银针手法,这少年就不是一般人。

“都住手!”

那名中年男子十分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些保安听后,这才停了下来。

张小天见此,让万路去秦凝香那边,这才松了一口气,将银针拔了出来。

“小子,我记住了。”中年男子看着张小天,冷声道。

张小天笑了笑,说道:“很好,我还会去静养院的,不过没要注意了,我手里的银针,一个不准,就扎到死穴上,可是会死人的。”

听到这话,中年男子脸色更加难看起来,面若死灰。

等他再次看向张小天的时候,张小天已经到了秦凝香的面前。

“哼,咱们走!”秦凝香冷喝一声,带着一席人离开了这里。

回到潞安集团园区之中,众人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真是太过分了,那些人居然如此嚣张,静养院又不是监狱,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不行,这件事我一定要告诉姐。”秦凝香一脸气愤的道。

张小天摇了摇头,说道:“姐不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既然她没有说,那说明她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还是带我过去见她,我有些事情要对他说。”

秦凝香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张小天他们去了安保部。

到了安保部这边,这些保镖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而此时的万路,还有些愣神,想起刚才的一幕,还有些心有余悸。

来到安保部部长办公室。

秦无双还在忙碌着,在她办工桌上,是堆积如山的资料。

“姐,我们来了。”秦凝香走进办公室说道。

显然,她在回安保部的路上,就跟秦无双汇报过了。

秦无双抬起头,看向张小天,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说,想要从静养院出来,走流程就是了,有必要用这种方式闯出来吗?”秦无双笑道。

张小天摇了摇头,要是走正规程序,估计走流程不知道走到猴年马月,很可能是项目部建造完成之后的事情了。

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了,那时候他出来有什么用。

张小天没有解释什么,直接说道:“带我去见董事长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向她汇报。”

秦无双听后,不由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就陪过去。”

站在旁边的万路听后,也激动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这个张小天,还真与董事长有关系。

那他重新回归项目部,就有希望了。

十分钟后,秦无双把资料整理完了,这才站起来,带着张小天与万路,向着别墅区而去。

不过,她的神色还是十分疲倦。

张小天走在她身边,淡然说道:“这几天都在熬夜吧,这样忙于工作,效率可不高,而且身体也吃不消,还是要注意多休息。”

秦无双一愣,疲惫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现在,是潞安集团项目部最为关键的时期,不能出岔子,还有一个月左右,项目部的那个项目就要启动,到时候就会轻松很多。”

张小天摇了摇头,说道:“等下有空给扎一下银针吧,这样可以缓解疲劳。”

秦无双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虽然她是通脉境巅峰的强者,但是依旧还是一个人。

只是比别人强大一些。

而看她样子,应该有两三天没有睡觉了,这样下去,就算是修行者,身体也吃不消啊。

安如霜的别墅,离静养院还是有一段距离。

这里的保镖有很多,而且还有很多道门禁。

这里的防护措施,比静养院那边还要高一个档次。

“对了,秦部长,安总这边的防护工作,是在做吧?”张小天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