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月瑶闻言,当即觉得好笑。

“楚公子,如今可这么多人都看着你出现在这了呢,你这赌注,不觉得好笑吗?”

楚盛面色僵硬:“这不一样!”

萧月瑶撇了撇嘴,继续问羽青:“若他输了呢?”

羽青一怔,似才想起来这件事,憨憨的道:“这个,这个,还没说呢。”

萧月瑶看着羽青仿佛就像是在看着傻子。

最终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楚公子,莫不是在欺负我朋友?这输了可不能没有罚啊。”

楚盛冷笑:“我不可能输!”

萧月瑶坚持,定声问:“若你输了呢?”

楚盛眼睛眯起。

只听,面前的萧月瑶悠悠的开口。

清纯可爱闺蜜团跑道嬉闹图片

“若你输了,你便在三天内,逢人就说你楚盛是一y魔。”

“你……”楚盛脸色一变,莫名的难堪。

萧月瑶叹道:“怎么?楚公子怕输?”

楚盛:“我不可能输。”

他和他们这群不学无术的公子相比,就犹如大象与蚂蚁,轻轻松松就能碾死他们。

“那开始吧。”

楚盛一撩袍子,率先落座了。

萧月瑶也正欲抬步上前,羽青不放心的拉住了她,低身的道。

“嫂嫂,要不这局我们还是继续作诗?”

羽青是见识过萧月瑶作诗,那诗句句都是绝句。

但是羽青没见识过萧月瑶作词,难免有些担心。

萧月瑶轻扯嘴角:“那这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玩点新花样。”

萧月瑶一撩袍子,也帅气的落座了。

绿春急忙的跟了进去。

羽青也跟上前。

萧月瑶目光环顾一圈,最后落在了那一群露香楼的姑娘身上,伸出了手。

姑娘们看着萧月瑶那张俊秀的脸,面面相觑。

有大胆的女子立即上前,将柔软的小手搭在了萧月瑶的手心。

萧月瑶的手一收,直接把人拉到了面前来。

姑娘小小的惊呼了一声,看着萧月瑶那张让人想入非非的脸,她眉眼如丝,将身子软软的靠了过去。

站在一旁的绿春和羽青看着萧月瑶这胆大的行为,倒抽了一口,瞳孔放大。

羽青目光不离萧月瑶,身子微微的朝着绿春侧了过去,压低着声音道。

“这个,这个,怎么没见到皇兄呢?”

绿春一脸的苦涩,也压低着声音回道。

“羽小世子,陛下不知情啊,娘娘是偷偷跑出来的。”

羽青脸色一变,小脸上刚刚的光芒瞬间消失,这可是要出事啊。

要是让皇兄知道他此刻是和萧妃娘娘在一起鬼混,到时候挨罚的肯定是他。

一想起那半个月的饺子,羽青到现在还是忍不住反胃。

羽青急忙上前,冷瞪着那个直接在萧月瑶身边坐下的女子,努了努嘴,让她赶紧走。

姑娘看了一眼羽小世子凶神恶煞的警告眼色,又看了看萧月瑶,还是不愿意离开,将身子又软软的倚了过去,彻底的沉迷在萧月瑶的美色中。

羽青咬牙切齿,气得不行,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道:“萧公子,这,您看这夜色已深,你瞒着这屋里人来这地,是不是不太好啊?”

羽青特意咬重了屋内人三个字特意提醒萧月瑶。

嫂嫂您快回去吧,陛下会生气的。

萧月瑶看了羽青一眼,勾起了一抹渣男的笑容,颇有其事的道:“哼,他可管不着本公子,让他好好在府里待着罢了,等本公子乐趣寻够了,自会回府的。”

羽青忍着动手去把萧月瑶拉起来的冲动,又再次的道。

“可若是屋内人发现,到时候可就完,完了……”

依偎在萧月瑶身上的女子听着羽青的话,烦他打扰,直接开口道。

“这屋里人日日都能见着,咱们萧公子早就看腻了,俗话说的好,家花哪有野花香啊……萧公子今夜就不回去了吧。”

羽青觉得自己的头一阵阵的发疼,正欲开口说些什么。

楚盛不耐烦的看了过去:“怎么?都到了这时候了,羽青你莫不是怕了?”

“谁,谁怕了?!”

羽青涨红着眼睛。

萧月瑶抬手,让他退了下去,随即手轻轻的在身旁姑娘的脸上亲昵的摩擦着。

惹得姑娘更加的将身子贴的更近了。

楚盛眯着眼睛打量:“来吧,主题你定。”

萧月瑶目光不离怀中的姑娘,慢悠悠的开口道:“既是比词,而如今我们又在这般美好之地,又倚靠在这温香软玉里,不如就以此为主题如何?!”

楚盛闻言,当即眼睛一眯。

“这般污秽之物,有什么好作的?”

“诶,此言差矣。”

萧月瑶慢悠悠的打断了楚盛的话,“这主题怎么就污蔑了?如今这花街,可是京城里的一大特色之一。再说了……这古往今来,为女子作诗的可不少。”

“你……”

楚盛拍桌站起。

萧月瑶冷冷的抬头看过去。

“怎么?这不是楚公子自己说的吗?主题由我们来定,如今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比不起了?”

“谁比不起了!”

“来,便来,我看你真能作出什么y词y曲来!”

众人也忍不住探头看。

众人都是老司机,来这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y词y曲也听了不少。

不过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听来让人脸红心跳。

如今,这长得白嫩的萧公子,是要把这玩意搬上台面来?

众人顿时觉得有些新鲜,又觉得有些可笑。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比这个的。

果然是烂泥。

要靠这些才能赢。

他们倒想看看,这萧公子到底会做出什么y词y曲来。

萧月瑶看着楚盛静默的样子,潇洒一笑。

“我先来吧……”

众人竖着耳朵听。

周遭瞬间静寂了下来,落针可闻。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众人屏气,脑海中骤然勾思念出一幕玉滑肤白的纤纤少女在秋千上轻晃。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众人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刚刚看着萧月瑶鄙夷的脸色瞬间消失,面上只剩惊叹。

羽青同样也是惊叹的神色,心脏激动的跳动。

只听萧月瑶扯着笑,继续念出了这么一句。

“骤然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