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飞也眼中浮现一抹诧异,没想到陆云上来就将烈火焚天阵就使出来了,这次可有好戏看了啊。

他觉得林寒未必能够接下,这一击太过霸烈。

“给我破!”

然而,林寒冷喝,双眸之中,迸发出璀璨无比的剑光,犹如一柄出鞘的天剑,气势变得冷冽起来。

他持着断剑,再次一剑劈出,轰的一声,断剑上,浮现黑白两种光芒,代表着生死之力——剑分生死!正是苍古三十六剑的第三十三剑!四周掀起一大片震惊,无数人都震撼。

众所周知,整个天剑弟子当中,唯有令狐飞将这一剑领悟,独领风骚。

这么多年来,还是首次,有第二个人做到。

况且林寒只是来剑府区区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灵曦和叶灵菲也愕然震撼起来,这么说来,柳烟儿、长孙门、三头恶蛟真的是林寒杀的啊。

她们也听说,柳烟儿死在剑分生死这一击中。

之前林寒说,她们还以为是在吹牛,现在才总算明白真相。

令狐飞则身体一震,脸上顿时爆发出了仇恨无比的光芒,牙齿狠狠的咬着,恨不得将林寒碎尸万段,食其肉,喝其血!可恶的凶手,他总算找到了。

五官精致漂亮mm拿棒球耍酷图片

“剑分生死,这怎么可能?”

陆云也瞳孔骤缩,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剑道天赋,已经算极为出众,成为天剑弟子,已有一百五十年的时间,都没有练成第三十三剑,眼下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竟做到,给他的冲击力,也是极大的。

更让他凛然的是,林寒这一剑就这么劈来,打在他烈火焚天阵的一处阵眼上。

谁都知道,阵法的弱点就是阵眼,极为隐蔽,一般人根本找不到。

林寒出手如此精准,难道是瞎蒙的吗?

“给我移!”

当下,他咬牙,控制着大阵旋转起来,想要将阵眼转移一个地方,如果这一剑真的打在阵眼上,大阵就会瞬间瓦解。

只有在其它地方,才有可能挡住,并且,再次以大阵攻击林寒。

然而,下一刻,让他绝望的一幕出现,林寒冷漠一笑,手中的剑光,同样瞬间转移,再次对着阵眼打击过去。

这模样就好像已经认准阵眼,十分有目的性。

陆云彻底头皮发麻了,终于知道,林寒这小子不是运气啊,他是真的看出了阵法的破绽!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想要仰天怒吼,为什么,他这烈火焚天阵如此高级,在天剑弟子当中施展出来,所向睥睨,就算剑府中一些长老,都赞叹不已。

在林寒眼中,却好像没有防备,直接就被看出来了。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这小子也太变态。

“难道他的阵法造诣也十分高深。”

接着,他心中一惊,想到这现实,只有阵法造诣不弱于他,并且,还拥有极为强悍的瞳术,才有可能。

林寒的噬魂之眸,很多人都见过,知道这的确是一门极为诡异的瞳术。

只不过,他没想到,除瞳术外,林寒的阵法造诣,还这么强大。

他不由心中苦涩无比,这次遇到铁板上。

这位师弟,比表面上变态太多,是他的克星,他必输无疑。

砰!果不其然,下一刻,犀利的剑光,打在阵法的弱点上,顿时爆发出一道灿烂无比的光芒,若烟花般,然后陆云的阵法瓦解,一股强大的反噬力,让他喷出一口鲜血,一下子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台阶上,失去战斗力。

四周顿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不少人都神色僵硬,反应不过来。

就这么就解决了?

一招!简简单单的一招!林寒的非凡,再一次刷新了他们的底线。

“还有谁敢拦我!”

林寒持着断剑,目光冷冽,扫视四周道。

在不远处还有几名,气宇不凡的年轻人,都是排名前五的天才,此刻都不禁背脊发毛,不敢吱声。

本来他们也想出手,抢夺林寒手中的断剑,连陆云都败了,他们上去也无用,必输无疑。

一名彩衣女子,也苦笑的摇头,她是天剑弟子排名第二的天才,也没有把握,能胜林寒,现在只有沉默。

天剑弟子,估计只有令狐飞一人,可以跟这崛起速度迅猛的小师弟一战。

当下,无数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令狐飞上!一山不容二虎!他和林寒之间的一战,在所难免!这是天剑弟子当中,规模最高的一次战斗,不少人都火热的关注。

想要瞧瞧两人遇上,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令狐飞一身紫衣猎猎,满头发丝飞扬,矗立在不远处,犹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天剑,透着一股凌厉、孤傲、霸道之感。

在他眸光中,还有炽白的剑气在吞吐收缩,仿若那里蕴含着一片浩瀚的剑海,让人凛然。

他目光盯着林寒,的确露出莫大的战意,还有杀气。

空气凝固的仿若都能滴出水来。

林寒皱了皱眉,道:“出手吧!”

这一战,无可避免,现在很镇定。

“你该知道,除了我要保住第一的头衔,我为何还要跟你交手!”

令狐飞一字一句道,声音近乎是从牙缝里面迸出来,偶尔露出洁白的牙齿,充满森然。

林寒默然,他当然明白,是因为柳烟儿的死。

柳烟儿死在苍古三十三剑之下,他施展出了这一剑,凶手自然是他。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自不会承认,微笑道:“我不知道,我跟你好像并没有其他仇怨。”

“是吗?”

令狐飞眼中的冷芒,变得更加炽盛许多,大喝道:“告诉我,柳烟儿是不是你杀的!”

声音如九天惊雷炸响,在天穹上滚滚传递,风云激荡,山地共鸣。

“呵呵,整个剑府之内,会三十三剑的人众多,最起码神剑弟子,都曾领悟,你为什么要怀疑我,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不要随意诬蔑人。”

林寒淡淡道。

剑府有规定,不可自相残杀,他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

否则,无论他再天赋非凡,也要受一定的责罚。

他还没有这么蠢。

令狐飞脸皮一抽,知道林寒不会承认,拳头不由的攥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