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空中。

突然间有异象冒出,让李二和国师府的那些下人们都是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

哪儿来的异象,又是从怎么冒出来的异象?

他们还没搞清楚。

盖因在大唐里,其实很少有异象出现。

并且亲眼看到的机会不多,基本上都是下面的人哄骗的。

对此李二早有体会过。

也是早早地就行心理准备,但此刻他依然震惊不已起来。

脸色骇然难休止。

盖因虚空中出现无数风雨雷电,但是没有雨下。

同时。

刘诗涵海量清纯美照让你雌雄难辨

以肉眼可见的功夫出现一个光柱,接连九天之上,仿佛要掩盖一切。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被长安城的人都瞧见了,他们纷纷惊恐侧目而视。

七彩光柱出现,古今都未曾有之。

即便是那些佛道中人,也是不知此刻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反正此情此景他们从未见过,本以为修炼了一辈子的道佛也只是普通的修炼。

哪里见过今日这般神异的一幕啊。

简直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简直让他们难以想象眼前的种种。

惊骇得张大嘴巴,一时间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被人硬生生掐住脖子一样。

神色恐惧。

当然,除了这些外他们还有深深的激动和欣喜,万般热情一样的高兴。

仙缘。

这分明就是仙缘啊。

说不定他们这些人都有机会接触到仙缘。

一想到能获得仙缘,他们一个个的心里便都兴奋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或许……

他们也能求仙问道啊。

那多好。

于是。

在第一时间内,长安城里的那些道佛之流的人,都行动起来了。

如果能够获得仙缘,如果他们……

或许也行啊。

仙缘乃是无上的存在,比什么都重要,若有朝一日能够飞升成仙,岂不是更好么。

他们顿时兴奋起来。

可是。

眨眼之间的功夫后,光芒便消失不见了。

等那些兴奋的人回过神来时,无数的光芒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天空中哪里还有异象?

已经没了。

看得整个长安城的人都讶异不已。

无尽的异象呢?

仙缘呢?

哪儿去了。

他们还没来得及观察仙缘在哪里呢。

现在居然没了。

突然之间不知道去哪里找才好,他们不由得讶异起来,惊诧几分。

于是。

纷纷慌乱起来,心情复杂,大有捶足哀嚎痛哭不已,万分后悔起来。

心里好不追悔。

“如果刚刚记住异象的方位,是不是可以追寻到仙缘的所在了。”

“完了,异象消失,我们便发现不了那异象在何处了,这可如何是好?”

“唉,这就尴尬了啊。”

“该怎么办才好呢,仙缘去哪了?”

“……”

一时间。

整个大唐长安城里,那些道佛之辈纷纷无奈,脸色惨白不已。

后悔啊。

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应该错过了许多,这下子就麻烦得很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凡俗存在的世界,且本来就是普通人生存的世界。

原本是没有所谓的仙神。

也没有什么神异之处,所谓的天地异象都没有见过,更别说什么仙缘之类。

哪里有啊。

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仙缘出现,他们本以为多年的等待终于有机会了。

可哪曾想到现在这般结局,着实无奈,并且仙缘已经没有了。

即便是知道异象的吸引点就在长安城,可他们根本找不到具体位置。

现在看来让人惊恐万状。

不对。

是万分后悔得很。

仙缘啊。

那可是成仙的缘分,他们多么期待。

而此刻。

国师府内。

李二陛下正惊奇地看着异象,直到消失不见。

他已经看到这异象就是从这座国师府发出的,甚至他可以肯定刚刚的异象和江缺有关。

可惜的是消失太快。

让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消失不见踪影了。

也让李二暗暗感到惋惜,如果那异象利用得好,说不定可以更加巩固他的帝位。

可惜了。

等等。

忽然间,李二一拍脑门想到一件事情来。

异象是怎么来的。

是那姓江的家伙弄出来的,“也就是说,他懂得修炼,他会真正的修炼之法,甚至可以成仙。”

一想到江缺很有可能成仙成神,李二陛下便不淡定了。

他不由喃喃自语起来,“如果国师真的有这等本事,那前些时日在皇宫大殿里的时候,他为何不直接表演一套仙术,那样的话岂不是更具有震撼性吗?”

李二顿时有点不解。

他面色沉吟,“如此看来的话,那日在宫里时,他对朕其实是有隐瞒的,他打伤朕一千侍卫也是故意的。”

真相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李二觉得自己已经想明白了,不由倒吸一口口凉气来,江缺的心机太深了。

这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也是一个不能抗衡的人,一个仙神之辈。

自己以后还是不要多得罪他,否则的话就太难了。

他很无奈。

哪怕自己是堂堂皇帝陛下,似乎也不够看啊。

他顿时愣住神色,阴住目光,“好一个方外修士,看来今后大唐的天要变了。”

仙神之说不再是传说。

或许。

以后关于仙缘的说法,将不再是传说,将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仙缘也可以寻到眼前。

李二心里百般复杂,交织不清不楚。

他非常清楚,一旦仙道之说不再是传说,一旦有迹可循,一旦仙缘成为可能,皇权也就要落了下乘。

就有所不同了。

而神权将会爬到皇权上面去。

不过。

也不是没用。

“至少,以后朕或许也可以寻到一丝仙缘,成仙成神也说不定啊。”

李二心里如此地想着,“未来朕一定要成仙,一定要长生不死。”

永生帝王。

要知道,当年大秦朝的秦始皇陛下都没有机会长生。

而他李二却有。

到时候就是神权和皇权结为一体。

想想李二就觉得心里高兴不已,“虽然说这有可能让皇权没落,但也未必就是一件差事。

对于朕而言,或许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啊。

仙缘,谁又不想有呢。”

李二陛下万万没想到的是,江缺这个方外修士竟然有这种本事。

着实有些厉害。

如果……

一时间。

李二有点苦涩起来。

江缺的出现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他有点担心,因为江缺的到来会影响大唐未来的局势。

或许朕应该注意一些?

顿时间。

李二心里默默地想了起来,他颇有些期待着。

不过此前得罪过江缺,与他有些不好的交集,是不是不太好说。

让他传授自己成仙之道?

或者说让其传授自己长生之术,或者仙术?

“或许也是可以的啊。”

李二喃喃自语着,“朕之大唐以后就会不一样了。”

甚好啊。

未来他李二也将长生不死,也将修行永生,做一个万世帝王。

一想到自己可以不死,李二心中就万分高兴起来,激动不已。

他顿时很高兴。

于是。

李二吩咐王德一声,道:“王德,你带着人守在国师府门口,万万不可让任何人进来了,否则朕拿你是问。”

“是。”

王德还是认真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作为李二陛下身边的内侍,他是李二身边的坚定拥护者,所以也必然会听从李二的吩咐。

同时。

他也知道李二这样吩咐的目的、意义何在。

国师府显现出异象来,说不定和江缺这个国师有关,而李二陛下心中所想为何,就不好说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王德所想所担心的,他现在觉得很平静。

仙缘离他很近。

但同时也离他太远了。

所以……

王德深吸一口气后,然后恭敬地带着人站在国师府门口,守着。

也是期待着。

他王德也是一个人,并且是一个凡人。

虽然是太监,但他也想成就仙道,也想长生不死,也想有朝一日能够再一次成为男人。

或许可以再活一世。

王德心思活络起来,或许今后自己可以与国师大人好上一好。

他可是自己的未来啊。

顿时兴奋。

之前他觉得江缺这个人虽然有些本事,虽然也很有点手段。

但是。

也仅仅如此而已。

这个人抠门得很,同时他王德所看不上眼,觉得这个人不行。

现在看来,这个人是真的不错,居然有仙缘。

方外修士,乃是真正的修仙之人啊。

王德顿时间觉得,江缺江大国师抠门的事情其实也无关紧要,谁没有抠门的时候呢。

不重要。

那都不重要了。

大不了,以后自己拿钱请他就是。

不就是几顿饭的事情么。

很简单。

这个时候的李二陛下,却幽幽地说着,“国师啊国师,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如果你对朕真的有利,或许……”

把大唐建立成一方仙道帝国也是可以的啊。

李二心里想着。

至于此前和江缺之间的那些不愉快,他觉得都不算什么,都是一些小事而已。

不重要的。

他李二陛下乃是大唐皇帝,乃是一个九五至尊之辈。

所以他不介意。

有的是宽阔心怀,他比较兴奋的。

凭借他李二的魄力,他有的是能力镇压住,况且李二相信江缺绝对不会乱传。

毕竟是仙缘的事情。

这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东西,所以五姓七望的人绝对不能有。

于是。

李二陛下的心里便有了其他想法,或许趁此机会把五姓七望的人都灭掉。

突然间。

李二陛下被狠狠地吓了一跳,神色难休。

吱!

却是那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仔细一看一道白衣锦袍的男子悄然出现在眼前。

却是那出关来的江缺,这个修仙之人。

自称是方外修士。

如今恢复一点修为后,他才是真正的修仙者,以后是无敌的存在。

如此一来,他在这大唐世界里也算是有自保之力。

江缺很高兴。

有仙元法力,有修为后,他江缺就有无敌的资本与勇气。

这样一来的话,日子就好过多了。

他激动起来。

“今日后,我江缺再也不担心了。”

之前如果有一点法力的话,他就可以施展遁术出来,哪里用得着想着想那的办法。

下一刻看到李二,江缺缩地成寸地出现在他眼前。

可李二却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这……这是仙术吗?”